用交流特高压将华北、华东、华中三大区域电网强联成一个统一运行的独立电网(以下简称三华电网),事关我国电网建设方针,关系我国电网结构和煤电运布局,影响国家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许多专家强烈反对。专家们对“三华电网”存在的问题与建议如下:

一、交流特高压“三华电网”最突出问题是不安全

第一,电力安全的核心是电网安全,合理的电网结构是电网安全稳定的基础。“三华电网”将破坏我国经过长期实践证明是安全合理的分层、分区、分散外接电源“三分”结构。李鹏同志在《李鹏电力日记》中,总结我国电网建设经验时提出:“各大区域电网的联系,可以用直流输电或直流背靠背的联网方式,这样做,不但输送容量大,建设周期短,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或减少区域之间电网事故扩大。”

2008年雨雪冰冻灾害后,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关于加强电力系统抗灾能力建设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优化电源电网结构布局,合理确定输电范围,实施电网分层分区运行和无功就地平衡”。切不可伤疤未好就忘了疼。

第二,“三华电网”将重蹈国外庞大自由联网的覆辙,在技术上具有不可控的固有特性,为电网连锁跳闸、稳定破坏导致系统崩溃瓦解、造成大面积停电事故埋下严重隐患,是致命弱点。“三华电网”将覆盖l 9个省市(含4个直辖市),控制全国70%的经济规模和装机容量,近7 5%的电力用户和近2/3人口的电力消费市场,2020年装机规模将达1 0亿千瓦左右,相当于目前美国全国装机水平。一旦电网发生大停电事故,将导致通讯系统中断、电气化铁路系统瘫痪,危及北京、上海等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心脏地带的用电与经济安全,给国家经济社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第三,历史和现实的教训警示我们,电力系统的大电网模式在现代战争和突发性自然灾害袭击面前尤为脆弱,更难防御,更容易遭到破坏,给国家经济社会造成的后果更为严重。这已为1 999年科索沃战争(北约使用石墨炸弹瘫痪电网,导致南联盟经济崩溃)、2008年我国南方雨雪灾害、汶川大地震等记忆犹新的事实所证明,“三华电网”的安全隐患,决不能掉以轻心。

二、投资浪费巨大,经济上不可行

与铁路运煤投资相比,在建的山西兴县到山东日照铁路长1035公里,年运煤能力3亿吨,总投资998亿元,每吨运煤能力投资380元(含港口投资);而新建锡盟至南京双回交流特高压线路的能源输送能力仅相当于1000万吨运煤能力,为一条铁路运力的1/30,而总投资却需390.4亿元(如含送出工程则需约500亿元投资),相当于每吨运煤能力的投资高达3904元,超过铁路单位运力投资的40倍;与特高压直流输电相比,输运每千瓦电力投资是向家坝水电至上海±8 00直流特高压输电工程(1907公里)的3倍。

事实上,交流特高压具有输送距离越长、输送能力越低的特点,不适合长距离直达送电。“远输煤、近输电”更是国内外公认的客观规律。

三、在装机规模相当情况下,“三华电网’’50万伏以上(包括交、直流特高压)线路规模数倍于国外水平,线路利用率太低

2004年美国全国装机容量10.5亿千瓦,50万伏以上输电线路总长4.73万公里,而2005年我国50万伏线路总长度已达6.38万公里。规划“三华电网”2020年装机容量10亿瓦左右,相当于美国2004年全国装机水平,但50万伏以上线路在2009年基础上,仅特高压线路就要增加82113公里,总长度将达16.32万公里,为美国的3.45倍,其中仅交、直流特高压线路规模就达美国50万伏以上线路的1.74倍。明显反映出2020年“三华电网”结构布局规划很不合理,造成投资、土地、能源等资源极大浪费。国际比较说明,我国50万伏以上电网线路利用率太低,与国外的差距太大,浪费严重,希望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

四、交流特高压输电浪费大量能源,增加大量排放

按有关统计数据综合分析,保守估计,在晋陕蒙建空冷机组用交流特高压输电到南方(如华东、华中)地区,比铁路输煤到港口转运到南方建电厂要多耗煤15%~16%。用交流特高压年外送电1亿千瓦、每年要多耗煤3300万吨、多排放二氧化碳7500万吨,与中共中央“十二五”规划建议提出的“以节能减排为重点,强化节能目标责任考核,有效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要求背道而驰。

五、交流特高压输电线路走廊占地面积为铁路输煤的30倍,选线越来越难

按铁路部规定,新建一级国家电气化铁路双线走廊每公里占地6公顷;国家电网公司规划数据,建一条百万伏交流特高压同杆双回线路走廊每公里占地9公顷。按“三华电网”规划,从“三西”外输电力1亿千瓦,要建交流特高压同杆双回线路2万公里,线路走廊占地18万公顷,而建一条年运煤3亿吨铁路,从“三西”东运到港口距离1000公里(大秦线仅652公里),线路走廊仅占地6000公顷(铁路运煤是铁水联运,向南方海运不占地)。同时,仅2万公里输电走廊所需建铁塔用地就达2100—2400公顷,为铁路实际用地的35~40%,除部分耕地可使用外,其它土地则使用受限。输电线路走廊选线、变电站选址和征地搬迁越来越艰难的局面,已经出观。

六、电网规模过度膨胀,进一步强化已高度集中的电网垄断体制

近几年来电力改革体制止步不前,电网规模过度膨胀势必强化电网企业垄断,有关方面对其弊端和危害性要有清醒认识。

发达国家的电网都是由众多电网组成全国互联或跨国互联,如美国有十个、日本有九个、西欧(包括部分东欧国家)由十几个国家电网组成,其经验值得借鉴。国外发展智能电网,是以信息技术改造传统电网,在传统电网基础上增加现代化信息网,提高电网运行效率,推动电网走内涵式发展道路。

七、交流特高压试验工程的验收仅获国家发改委原则通过,具体项目需慎重

交流特高压试验工程虽已运行近两年,但作为试验主要目标的输电能力一直提不高,与设计指标存在较大差距,直接影响经济可行性,而且设备可靠性仍需继续考验。有专家提出忠告:“关键不是一条交流特高压能否安全运行,更严重的由它构成的全国或数个大区的交流同步电网在理论和实践上存在难以克服缺陷。”“一些主张发展交流特高压的人,夸大交流特高压的输电能力,须知这是不可逆转的庞大工程,一旦建成,将会是重大的历史性错误,将给子孙后代造成严重的后患,决策者对此应慎之又慎。”

建议

以上情况说明,交流特高压“三华电网”存在的问题很多,危害甚大。这样一个总投资近万亿元、需建交、直流特高压线路82000多公里的庞大电网建设规划,事关我国电网建设方针和国家煤电运战略布局,关系国家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复杂性和重要性不亚于三峡工程。不顾温总理“要广泛听取不同意见,深入论证”的多次批示精神,不按国家规定程序进行深入的科学论证,在“十二五”伊始就付诸实施,是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极不负责的作法,很多专家都不赞同,如果在业内进行调查,反对的人更多。所以专家建议:

1、总结国内外电网建设教训和经验,我国电网建设应坚持“安全第一,结构合理,规模适度,效率优先”的方针,按科学规律办事,避免浮躁、急功近利的做法,防止财力、物力、人力的巨大浪费。

2、对于我国电网建设方针、特高压技术的推广应用、“三华电网”建设的必要性和安全、经济、环境、节能减排等问题,要真正落实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和集体讨论决定的重大决策必经程序,组织不同观点专家面对面进行有理有据论证,切实贯彻温总理多次批示“深入论证”的精神和国务院“关于加强法制政府建设的意见”,加强“合法性、合理性、可行性和可控性评估”,提高“依法科学民主决策”水平,防止论证流于形式、走过场。

3、未按国家规定的必经程序进行科学论证,“三华电网”不应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新的特高压项目需按决策程序经可行性研究并充分科学论证取得共识后逐项核准,以免重大决策失误。

您可能还喜欢:

评论已关闭。